首页 > 电视无极

猎狗和小小鸟 当冷面神遭遇温柔刀

时间:2017-03-23来源:祖盛维度作者:祖盛维度阅读:

美剧《权力的游戏》可谓是爆款中的爆款,它改编自原版小说且在还原度上大受好评,虽然从第四季开始就被广受诟病,但是不得不说这部剧本身在制作上还是非常精良的。每一集都只有短短的几集,一等又是一年,但是大家依然对此抱有非常高的期待,不是什么剧都能做到这样的。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猎狗和小小鸟 当冷面神遭遇温柔刀

看美剧《权力的游戏》和读同名小说时,一直没想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猎狗”桑铎-克里冈会在君临比武大会上救“百花骑士”洛拉斯?

在长枪比试的半决赛上,洛拉斯使诈,骑了一匹发情的母马,导致“魔山”格雷果-克里冈的马失控,从而赢得了比赛。盛怒的魔山摔下马后,立即挥剑斩杀了自己的马,然后去杀洛拉斯。正当大家以为洛拉斯要血溅当场之际,桑铎斜刺里杀出,挡住了几乎无敌的魔山。

桑铎是王太子乔佛里的贴身卫士,和洛拉斯素无瓜葛。桑铎凶狠无情,杀人如麻,曾一剑把艾莉亚的小玩伴米凯劈成两半,他不会这时候突然大发善心。魔山是桑铎的亲哥哥,桑铎难道是要防止哥哥做下无可挽回的傻事而出手制止吗?不可能。

魔山因为高大的体型和无可匹敌的凶暴远近驰名,他比桑铎大五岁。桑铎六岁时偷了魔山的玩具,魔山发现后,直接把他的头摁进了火盆烧毁了他的半边脸。桑铎恨极了他哥哥,恨不能看到他死。那是不是他要借此杀他哥哥报仇呢?也不是。

洛拉斯被救后,两兄弟还在现场交手了一阵子。魔山每一剑都往桑铎头上招呼,想致对方于死地,而桑铎一次也没有攻击魔山裸露的头部。当劳勃国王下令两人停止打斗时,桑铎立刻撤招单膝下跪,魔山扑了个空后,恢复理智后悻悻离开。

单独看这件事情,很难理解桑铎的动机。他如果是单纯恨自己的哥哥而不愿背负杀害亲人的骂名的话,大可任由魔山杀掉洛拉斯。洛拉斯是七大家族之一提利尔家的人,洛拉斯一死,魔山吃不了兜着走。可桑铎生生把它给破坏了。

把前后的内容联系来看,你就可以琢磨出奥妙所在了:桑铎是为了珊莎-史塔克而救洛拉斯。

《疯狂动物城》里的狐狸尼克原本是个街头行骗大师,耍得傻白甜兔子警官朱迪团团转,最后被朱迪的善良和正义感动,改变了自己对社会的悲观看法,积极加入到了拯救动物城的行动中。关于他的设定,和桑铎-克里冈惊人的相似。

两个人都有童年被欺负的惨痛经历。他们对世界持悲观态度,认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都认为宁可成为作恶多端的强者也不愿是任人宰割的弱者。

桑铎更进一步。他自小被毁容,很难想象他经历了多少嘲笑、厌恶、白眼和嫌弃,他的破脸让自己在任何一个场合都不会受欢迎。桑铎脸被毁时,父亲并没有惩罚哥哥(他太强壮了,而且做了贵族的侍从),而是刻意隐瞒了真相,对外宣称这是意外,这更增添了桑铎内心的黑暗。

猎狗和小小鸟 当冷面神遭遇温柔刀

桑铎长大了,逃离了被哥哥阴影所笼罩的家,来到了都城。在这里,他看到了更多尔虞我诈和杀戮,每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他尤其痛恨虚伪的贵族,因此在被任命为御林铁卫时拒绝被册封为骑士。他凶恶,并且毫不掩饰,相比别人的厌恶,他更乐意别人害怕自己,反正没人喜欢他。

突然遇到一个真的很天真的萌妹子,她从小生活在和谐的家庭环境中,听着各种优美的骑士童话长大。她天真到傻的程度,以为这个世界到处充满爱和善。一开始,桑铎是对此嗤之以鼻的,就像尼克鄙视朱迪一样。

然而,珊莎实在是天真到有点无可救药。有一次桑铎奉命送珊莎回住处,一路上两人无话,珊莎觉得太尴尬,就礼貌性地说“克里冈爵士,你今天在赛场上很勇敢”之类的话,引得桑铎勃然大怒。他由此讲出了自己被毁容的秘密,并表达了自己对“爵士”头衔的鄙视,因为他哥哥就是被册封为爵士,其所作所为和爵士准则毫不相干。

但是,桑铎被激怒的背后却是感动,因为他感受到珊莎把他当人来看待,并尊重他。珊莎和常人一样,对桑铎可怖的面容非常反感,但她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却尽最大努力克服这种反感,主动和他说话,称赞他。相比之下,乔佛里只对他说“狗”、“狗来!”、“我的狗”之类,至于其他人,都把他看作杀人机器,走狗和屠夫。

这是一种连家人都没有给予的尊重。桑铎不会说“谢谢”,但他一直默默记在心里。第二天,他看到珊莎为“百花骑士”洛拉斯呐喊、担忧,于是在洛拉斯命悬一线时毅然冒着生命危险拔剑救下了这个花花公子。这不是为了洛拉斯或者格雷格,这是为了珊莎。

此后,他多次救珊莎,阻止她和乔佛里同归于尽,提醒她要更善于说谎保守秘密,在乔佛里肆意凌辱她时想尽办法回护等等。一个面冷心热的老司机,就这样不动声色地维护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萝莉。

史坦尼斯攻打君临时,桑铎因为对火的心理恐惧而在提利昂及众将士面前表现出了自己懦弱的一面,从前一直扮演的强大形象突然瓦解。随后,他尴尬之下,决定离开残暴任性的乔佛里。临走前,他试图救走身为人质的珊莎,但被珊莎拒绝。

猎狗和小小鸟 当冷面神遭遇温柔刀

黑夜中,桑铎逼珊莎为自己唱了一首歌,然后彻底卸下伪装,失声痛哭。“小小鸟”,他此前一直如此戏谑地称呼珊莎,在告别之时,他依旧用特有的沙哑嗓音叫了一声,然后迈着轻轻的脚步离去。

一颗无比冷酷的心从此变得温热起来。

相关阅读
娱乐八卦
网友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的感想如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无极2娱乐立场。

无极2娱乐 Copyright@ 2016-2017 www.disquesmpv.com
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adje@qq.com
网站备案号 : 备案审核中

关注微信